天堂托梦

2010-10-08 16:35 | 作者:岁月婧好 | 11选5傻瓜打法吧首发

瑾瑜坐在书房的椅子上,正在对着手提电脑敲下今天的心情:“又到一年橙黄橘青时,我们的犹如楼下的梧桐叶无边落木萧萧下…刘若英的‘你从天走来,却在秋天硕要分开’在耳畔萦绕.”写到这里,她又轻咳了几声,这个时候有一杯热水送到她书桌边,她转过视线看了下那个身影,轻轻地说了一句“谢谢”继续对着屏幕敲打剩下的文字,刚写下一句话又忍不住轻咳几声 书房里的水晶灯被瑾瑜关了,自从独身以来,她从不开这么明亮刺眼的灯,尽管那盏灯是她跋涉千里从遥远的城市带回来的,却随着骏驰的离去而变得色泽暗淡,失去了往日的光泽,就连灯光泛出的温度也在秋日里倍感寒冷。她只开了一盏小小的台灯,对着文档里的文字,十指不停地敲打着,每敲一行字,她就会轻轻地咳一小会,然后下意思地拉紧小懿披在她肩膀上薄薄的披风,对着自己写下的一排字暗暗出神 窗外,秋宵月色胜春宵,她却感动万里霜天静寂寥,唯一的声响莫过于秋风萧瑟吹得梧桐叶沙沙作响,偶有秋敲打叶子,她仿佛听见叶子飘零的心碎,以及寒蝉切切地叫声,室内被她布置得像一个电影院,密不透风。帘幕都被拉下来,挡住了秋风的嚎叫,却挡不住内心的寒颤 编辑发E-MAIL来说《临眸兮缘》读者反映效果不错,期待她的结局,并提前给她做宣传,正筹划新闻发布会,她却不屑于那些名利之虚,依旧坚持着每日在这个时候,躲在书房写下自己的心情,随着心情的堆积,她愈发觉得自己对骏驰的牵挂思念天涯海角有穷时,此念绵绵无绝期,而骏驰却听不到感不到 尽管知道阳台月色凉如水,瑾瑜依然是下午的装束,头发盘的高高的,薄薄的轻纱连衣裙,保姆小懿看不过,给她披上了一件单薄的披风。她端坐在电脑边,喉咙早已发炎,任凭多少药物也无法治好,医生说并无大碍,受了点风寒而已,过几日就康复,可是一连数日,她非但没有好转,反而咳的愈发频繁。她也就随波逐流,任凭咳嗽一阵过了又一阵。她知道,每年的这个时候,她都逃不过这一劫,自从骏驰离开后,把她的一切都带走了, 瑾瑜想起下午梅玫的话,忍不住又思绪被风扰,梅玫是儿时的伙伴,从小天生丽质,聪慧乖巧,家穷,初中毕业之后就南下打工学起了美容,终于在自己的刻苦钻研下有了自己的美容店。瑾瑜每周都去她那里坐坐,修修眉毛,做做面膜,有时候也来个舒心的SPA,刮刮痧,香薰之类的,只要梅玫有最好的美容护肤品或者最好的水疗法都亲手让她试下,瑾瑜的脸和身段也理所当然成了梅玫的实验基地。说来也巧,在梅玫的推拉捏摩下,瑾瑜的肌肤愈发的晶莹光泽,若脂凝霜,身材越来越好,弹性也越来越好,以致一直恨美容的瑾瑜又重新喜欢了胭脂水粉和水疗、各种面膜,护肤品、彩妆、眼影,天下女子谁人不爱美?更何况梅玫说的“即使你天生丽质,犹如一片沃土,不除草不施肥不照样杂草丛生、成为贫瘠之地?护肤品就好比那些肥料,让你的脸蛋越来越美丽” 瑾瑜认同梅玫的话,却在很多年后才走出这一步,最近闲来无事,又从图书馆借来《神雕侠侣》细细拜读,看到李莫愁的那一段。忍不住怜悯之心油然而生,她一出场除了自负美貌和放火烧了陆家庄外,还挖了陆展元、何沅君夫妇的坟,将他们五马分尸,她还口口声声念着的“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….”的诗句,即便她十恶不赦,听来未宛如秋风的落叶片片惹人怜,当心爱的人弃己随他人浪迹天涯是否真的如此让人心怀恨意?她尚且有种“冤有头债有主“的幸,而瑾瑜自己却永远只能在如此深里,日日念君不得见 梅玫知道瑾瑜之所以如此害怕美容院是和骏驰有关的,但她却不知道瑾瑜又开始走入美容店也是和骏驰有关。瑾瑜清楚地记得;那天,为出名的瑾瑜躲在书房里写小说,远见天色已黑,门口的路灯早已点亮在等着骏驰回来,突然间雷声大作,仅接着一道道电闪劈来,电毫无预兆地停了,向来怕黑又弱不禁风的瑾瑜赶紧从书房走向卧室,一不小心撞到了梳妆台上的卸妆水,她也顾不得那么多,直接爬上床,我在床头上。正在这时骏驰回来了,他在黑暗中借着微弱的手机灯光走到瑟瑟发抖的瑾瑜面前,看着她娇弱的身子窝在床上,脸若桃花,他笑着走过去,在她额头上亲了亲抱着她说:“知道你怕黑,我在你别怕,今晚你像新娘子,怎么没有卸妆?”瑾瑜在黑暗中依在骏驰肩上“卸妆水打了,今晚不卸妆了”骏驰低头看下她,这个时候灯亮了,他看到地板上一汪蜿蜒的清水如一条小河一直流到床下,与此同时他发现洁白的床单染了一层红色,在灯光映照下,甚是刺眼“小瑾,你踩到碎玻璃了?快把脚给我看看,伤的重么?”瑾瑜微微笑笑“不碍事,有你在我怕什么?不疼”,骏驰赶紧找出家里的工具箱为她包扎伤口,然后轻轻地点着她的鼻子说“还是个孩子,一没电就怕黑,怕黑就别跑啊,无论什么时候,我都能第一时间赶回,看你脸,不如我去给你买瓶卸妆水吧?”瑾瑜笑着摇了摇头“我不卸妆不是更美么?大不了明天起来是个老太婆”,骏驰说什么也不答应,他走到书房拿出瑾瑜收藏的美容书籍,一条一条地读给瑾瑜听“不卸妆睡觉,一晚会老十岁、眼部的周围出现色素沉着,甚至出现晒斑和雀斑。眼睛和嘴角的皮肤感觉特别干燥,面部出现粉刺。面部毛孔粗大,黑头频现。…“瑾瑜瞪大眼睛‘真的有那么严重?”骏驰看着她的眼,严肃地点了点头,瑾瑜摸着自己的脸想象着明早起来自己的样子,吓得花容失色,骏驰捏着她的脸说‘小宝贝,等着我回来”,瑾瑜窝在床上,朝着骏驰点了点头,目送着他离开“我不睡,等你回来”, 谁也不会想到,瑾瑜这一等就是一生,就在那晚,电闪雷鸣之后是倾盆大雨,骏驰边开车边接电话,谁料在拐弯处和一辆大卡车相撞,骏驰顿时毙命,当晚,瑾瑜昏死了几天几夜,咳嗽连连,再也不用护肤品,只要一想到护肤品,心犹如刀绞 随着瑾瑜小说越写越好,粉丝越来越多,逐渐从写作中寻到了生命的奇迹,但每一天,她都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在交稿之前给在天堂的骏驰写一封信,告诉他自己的生活,某晚她做了个,梦里骏驰轻抚她的脸说:“宝贝,我知道你很聪明,也有文学天赋,但你不能因为文字而忘记了你的脸。应该适当地装扮下自己,别忘了我是喜欢美女的“

评论